Advertisements

全台最危險的工作!「植物獵人」僅國中畢業,穿越荒野搏命「1年破紀錄」專家膜拜:他是神

各行各業百百種,但你有知道有一種職業叫「植物獵人」嗎?這個號稱全台灣最危險的工作,專門負責在森林裡採集瀕臨絕種的植物,並帶回保種中心培育,「植物獵人」必須穿梭在險峻、不可預測的惡劣環境中,獨自面對大自然潛在的危險。今天小編就要來向大家介紹這位連植物學家都甘拜下風的「植物獵人」洪信介!


Advertisements

今年45歲的洪信介是南投人,在位於屏東縣高樹鄉的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工作已經10年,這裡是世界上最大的熱帶植物保種中心,收藏超過3萬多種植物,而台灣目前有紀錄的植物不過才5000多種。無論是蘭花、苔蘚還是秋海棠,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的收藏都是全世界最豐富的。


Advertisements

洪信介所屬的「植物獵人」團隊,由清華大學的李家維教授率領,所有人不是碩士就是博士,唯獨洪信介只有國中學歷,年輕時的他因為太熱愛植物,還曾偷盜植物賣錢。儘管如此,保種中心的同事們卻對洪信介非常尊敬,甚至稱呼他為「介神」!


Advertisements

保種中心執行長李家維教授就說,「看到阿介爬上當地原住民都不敢爬的大樹,摘下馬尾杉、纏繞在身上的時候,就像看到了幾百年前西方到熱帶叢林探險的植物獵人。」


Advertisements

洪信介能擁有「介神」的稱號,絕對不是浪得虛名,他進入保種中心的第一年,就採集1500種瀕危植物,並製作出15000份標本,成為台灣採集海外標本最多的人。


Advertisements

而他也做到許多植物學家都做不到的事,為了採集植物,一年中有100天都獨自在森林中度過,能輕鬆從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除了在懸崖峭壁上搏命之外,洪信介在房間床頭和廁所都放滿植物圖鑑,一本本背下來,就是希望自己能更了解這些植物的名字及它們的生存環境。


Advertisements

現在的他只要用眼睛一掃,就能辨別出各種植物的種類和狀態,除了要採集瀕危植物並將它們帶回保種中心保育、製作標本外,洪信介還必須植物的器官用零下196度的液態氮急速冷凍,保留住植物的基因,以便未來如果有生態系被摧毀,這些植物就可以扮演關鍵性的角色,幫助人類重建。


Advertisements

談起自己對植物的熱愛,洪信介表示自己在17歲時遇到一位蘭花商人,並成功賣出了幾株報穗蘭,第一次賺的錢就能讓他在當時買到一輛新機車,讓他從此結下和植物之間的緣分,後來他還開始偷採植物賣錢,為了採集野生蘭花,不惜走訪深山和懸崖峭壁。


然而,從靠採植物賺錢的他如今卻認為,「大部分的人對植物是看利用價值,比方說有觀賞性、有用途的,而我只想知道它是什麼東西、什麼時候可以開花結果,因為沒辦法控制找植物的慾望,所以就一直採集,不去想賺錢的事情了。


2009年,洪信介在台灣東部的小蘭嶼找到一種稀有蘭花,叫做「桃紅蝴蝶蘭」,當時有商人看到他的蘭花,直接出價5萬台幣,但洪信介說什麼就是不肯賣,後來他將這株桃紅蝴蝶蘭捐給保種中心,因為他相信只有保種中心有能力可以繁殖這種稀有品種。


年輕時一直沒有穩定工作的洪信介,靠著對植物的熱情和認識,讓李家維教授決定邀請他加入保種中心,「阿介對台灣的原野很熟悉他清楚知道哪些物種長在什麼地方,他最適合負責找瀕臨滅絕、很少人見到的物種,來做第一線的搶救工作。」


洪信介自豪表示,「我站在樹上根本是和平地一樣,我能一邊走路,一邊掃描,像掃描機一樣,開花的、結果的、長孢子的,我一目了然,不會採到重複的植物。」但從事植物獵人這個台灣最危險的工作,他也曾經遇到幾次突發事件。


某次到蘭嶼工作時,洪信介意外被毒蛇咬傷,當時他一個人處理傷口,靠自己的力量離開森林、到附近醫院就醫;在沒有指示牌的深山中,洪信介曾經因為找不到路而痛哭,但幾次之後他也就習以為常了。


說到最驚險的一次經歷,當時洪信介到蘭嶼採集一顆雅美萬代蘭,花了2小時來回懸崖峭壁,當地地形足足有90度這麼陡峭,「最難的是怎麼下來,我在最高點那裡看了很久,抽了五六根香菸有吧,才鼓足勇氣。」為了採集全球僅剩2、30顆的雅美萬代蘭,洪信介也只好全力以赴。


不惜賭上性命也想完成任務,最後洪信介也說出自己最真實的心聲,「在社會中,我是很窮困潦倒的,可是到了森林裡面,這些平常人看不到的東西,就好像是我的收藏一樣,我會把它幻想成是我的東西,想像一棵三千年的樹是我的,所以我非常富有。」


對洪信介而言,森林帶給他一種夢幻又富有的感覺,他曾說過自己這輩子不想結婚,「結婚是要負責的,我太愛採集植物了,我絕對是那種會躺在森林裡的人。」憑藉這股熱情和衝勁,洪信介就算老了也想成為植物畫家,只能說他被稱為「介神」真的不為過啊!


來源:一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