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與原配離婚!渣男掏「3萬5分手費」把小三娶回家  婚後妻子「離家出走10餘次」才知內有陰謀

人與人相處講究緣分,男女談戀愛更是講究情投意合,如果談不來也應該好聚好散,婚姻亦然!

人人都渴望夫妻恩愛,家庭幸福。但又有多少人能和對方共同經營好家庭而努力呢?對於有責任心的人來說,家庭意味著責任和擔當。而對那些遊戲人生,對家庭沒有責任感的人來說:婚姻,若非天堂,即是地獄。


一、結婚二個多月,為何妻子要多次離家出走?

賈言輝與徐丹同為二婚,在今年10月領證結婚,婚後,徐丹一言不合就會選擇消失,兩個月的時間內,徐丹離家出走10幾次,每一次答應回家,徐丹都需要賈言輝簽訂協議,或者買車買金器以用來消氣,賈言輝後知後覺,覺得這場婚姻就是一個騙局。事實究竟如何呢?


Advertisements

賈言輝說,聖誕節當天,妻子表示要回娘家,並且拒絕自己同行,適逢佳節,賈言輝心生懷疑,夫妻三兩句爭執過後,徐丹直接就消失了,而這已不是她第一次離家出走。連日來,賈言輝要靠著酒精的麻醉才能短暫入睡。

賈言輝與徐丹於去年3月份相識,10月領證結婚,而徐丹在短短几個月間找著各種理由離家出走十幾次,讓賈言輝覺得不對勁的是,每次妻子回來,都要求自己白紙黑字簽訂協議,內容包括買車金器等。


Advertisements

賈言輝說,自己前前後後在徐丹身上花了有十幾萬,而婚後徐丹的種種行為,並非安心過日子,賈言輝斷定自己遭遇了婚騙。

徐丹表示自己離家出走是有苦難言,徐丹明顯有意躲著賈言輝。兩人見面,她甚至與丈夫一直保持著2米的安全距離,賈言輝直言這場婚姻就是徐丹設計的圈套。

二、為了真愛,他與原配離婚,替女友付了8000元(約3.5萬新台幣)的分手費

3月份相識,4月份徐丹就要求賈言輝買車相贈,賈言輝覺得徐丹目的明確,可是徐丹卻說,賈言輝追求自己時,隱瞞了自己的婚姻狀況,屬於婚內出軌,而車子則是留住自己的籌碼,明知賈言輝並未離婚,徐丹又為何與他糾纏不休?


Advertisements

兩人交往時,一個有家庭,一個有未婚夫,為了與徐丹在一起,賈言輝與原配妻子辦理了離婚,同時替徐丹出了8千元分手費,一方面賈言輝明知道徐丹對待感情心猿意馬,又為何不惜離婚也要與她走在一起。另一方面,既然徐丹放棄了見過家長的未婚夫也要與賈言輝結婚,如今又為何要逃離呢?


Advertisements

趁賈言輝不注意,徐丹一溜煙跑了,面對賈言輝,徐丹臉上多了幾分恐懼,徐丹一二再再二三的逃避,莫非真的如賈言輝所言是心虛嗎?

賈言輝與前妻在一起14年,育有3個孩子,而徐丹則經歷過三段婚姻,育有一個兒子。兩人3月份通過社交平台認識時,賈言輝並沒有與前妻離婚,而徐丹身邊也有其他的男友,兩人互相隱瞞了自己的情況走到了一起,婚後徐丹覺得自己與賈言輝三觀不合,要求離婚。

可是在賈言輝看來,這些全是借口,實際上,幾個月時間自己在徐丹身上花費十幾萬,如今家底被掏空,所以徐丹才不願意繼續維持婚姻。


Advertisements

徐丹哭著說,賈言輝整天疑神疑鬼,有著強烈的掌控欲,夫妻間沒信任可言,為了取得丈夫的信任,徐丹需要註銷微信、抖音等社交帳號,也需要更改手機號,與過去斬斷聯繫,這樣的生活讓她倍感壓抑。


有人說:戀愛中猜來猜去是情趣,婚姻中猜來猜去是禍害。

夫妻之間經常因為雞毛蒜皮的口角之爭演變成大的衝突,徐丹說:只要我一離開他,他就覺得我找男人,哪怕就是上廁所上久一點,他都會懷疑我。為了避免矛盾升級,徐丹只能選擇逃避,而賈言輝找不到人又會做出偏激的舉動,這讓原本並不牢固的婚姻岌岌可危。


Advertisements

三、不同的消費觀,讓兩人婚姻生活矛盾重重

徐丹坦言,自己對賈言輝真心實意,並非為了物質,賈言輝經營著夜宵店,自己也一起熬夜做事,這份付出賈言輝並不認可,如今還要承受著丈夫的質疑,徐丹愈發的委屈,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他們來到兩人租住的出租屋。

一進家門,徐丹翻箱倒櫃拿出自己的生活用品,無論是衣服鞋子還是護膚彩妝,與去年單身時相比相差了一個檔次,這段婚姻不但沒有帶給她物質上的滿足,反而帶來了不少罵名。

徐丹哭著收拾行李,這讓一旁的賈言輝急了,他蠻橫地搶過徐丹的衣服蹲坐在門口不讓徐丹離開,從他的舉動中,看得出他對徐丹沒有死心,甚至他的本意是想挽回徐丹不是分開。


Advertisements

賈言輝以為只要要求徐丹返還錢財,就能震懾住徐丹,達到讓她留在身邊的目的,可是他沒想到這樣的謾罵與質疑,將徐丹越推越遠,兩人互相嘔氣,還是因為以前的事情吵。

從家中的布置來看,徐丹是一個有著生活追求的人,她需要的浪漫無邊際與激情,甚至不惜提前刷信用卡來消費及時享樂,而賈言輝看來,追求物質勢必離不開金錢的支持,兩人截然不同的消費觀念讓婚姻生活矛盾重重,誰也不願妥協。

四、母親反對兒子再婚,在現實面前兒子為何猶豫不決?

賈母說,兒子賈言輝與前兒媳將家安在了廣東,好幾年才回家一次,前兒媳一直嫌棄賈言輝一事無成,夫妻間嫌隙越來越深,賈言輝一氣之下回鄉創業,夫妻感情在聚少離多中消失殆盡,但夫妻二人一直維持著表面的穩定,可是徐丹的出現打破了這種局面。

看到兒子遲遲不願下決定,賈母氣不打一處來,她說兒媳並不是適合過日子的良配,如果兒子繼續與她糾纏下去,生活將永無寧日。


賈言輝的小女兒從出生開始,就由賈家母親照顧,兒子鮮少過問,人到中年,他並沒有為父母做多大貢獻,反而還加重了雙親的負擔,他將這份愧疚都算在了徐丹的頭上,如果不是徐丹花錢大手大腳他就能更多的照顧家庭,越想他就越不甘心。

賈母對徐丹頗有微詞,她希望兒子能夠及時止損,可賈言輝卻選擇了一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他不甘心,因為難平所以執拗,有一種不好過,你也別想好過的方式與徐丹對抗。


兩人一言不合就吵架,徐丹出走,賈言輝就用一種偏激的方式如上岳母家潑油漆,讓徐丹對他由愛生怖,他的愛讓她恐懼,讓他窒息,她下定決心想要逃離,可賈言輝卻顯得十分猶豫。


五、轎車協商無法達成,婚姻何去何從?

面前這對洋氣的小樓,就是徐丹的娘家,當時用油漆寫下的大字雖然已被擦除,但地面的痕迹卻無法完全消除,無論旁人如何規勸,他依然難以割捨這段感情。


徐丹準備低價處理自己的公寓想以此徹底擺脫賈言輝的糾纏,對於這段感情她去意已決。賈言輝直言對這段感情不願放手,徐丹捂臉痛苦。戀愛是帶著濾鏡的美好,婚姻則是一種坦誠相見的生活,當兩個人都顯露原形,考驗的就是雙方的忍耐程度,當兩個人三觀相差太遙遠時,一走到現實生活中,就會變成一地雞毛。

徐丹說,賈言輝贈與自己的本田轎車,歸自己所有,兩人和平離婚,這遭到了賈言輝的強烈反對。


徐丹拿出幾張協議表示,早在婚前,賈言輝就白婚黑字簽下協議,車子歸自己所有,但調解員鄒美紅表示,二人所簽協議在賈言輝與前妻婚姻存續期內,原則上屬於夫妻共同財產,對於共同財產有平等的處理權,只要賈言輝的前妻取證,很有可能徐丹要返還不當得利。

徐丹表示,車子可以給賈言輝,但是自己在夜宵店工作賈言輝理應向自己開工資,按照每月一萬計算,賈言輝怒火中燒,破口大罵。


鄒美紅提出,車子仍然歸屬徐丹,徐丹將車子的首付款4萬元還給賈言輝,夫妻一場好聚好散,徐丹並不願意,雙方爭執不下,最後兩人起訴離婚。


結語:

相識之初,兩人都不坦誠,互相隱瞞欺騙,同時也為這段短暫的婚姻,埋下了定時炸彈,生活中,經常聽到有人說:有人適合戀愛有人適合結婚。歸根到底不過是少了一份過日子的踏實感。實際上,兩人追求的都不過是生活的安全感,以及漫漫歲月裡互相治癒的溫暖感。

1、男方為愛拋妻棄子太盲目

他為了追求女友,不惜拿出8000元分手費,這得有多愛對方才能有如此行為。可事實上,女方一沒工作,二沒顏值,還是個離異女人。他到底是看上對方哪點,讓他不惜和原配離婚,拋下三個孩子找真愛。


朱德庸說過:男人願為愛情拚命,結果卻發現婚姻要了他的命。

而這位男子就是這樣的人,為了得到女友,借錢買車滿足她的物質追求,盲目的愛情,到最後得不償失。為了和他離婚多次玩消失讓他苦不堪言,疲於奔命。

2、狹隘的愛容易走極端

一個男人如果沒有寬廣的胸懷,要麼一事無成,要麼窮困潦倒。而這位男士就是在事業上難有建樹,才被前妻嫌棄。而後又在婚內出軌,和現任的婚姻也過得雞飛狗跳,讓家人不得安寧。

偏執和疑惑讓他對愛人沒有信任感,信任感是什麼?有人說:「愛的最好證明就是信任」。他口口聲聲想挽留妻子,卻一味在做著傷害對方的行為,去岳母門家塗油漆寫大字,罵對方騙婚、騙財,這種行為實在低級,並且特別幼稚。所以當一個人被愛蒙蔽雙眼時,他採取的方式就容易走極端,反而把對方推的越來越遠。


3、不安心過日子的女人不值得愛

女人擁有三段婚姻,也許是家庭矛盾,也許是經濟原因,但歸根到底女人自身的問題最大,追求物質沒有錯,但首先要保證自己有賺錢能力,才能去要求對方滿足你的消費觀。否則確實存在騙婚。

有句話叫:晚熟的女人害自己一輩子,晚熟的男人害全家一輩子。

這兩個人都是不成熟的人,雖然將近40歲,結婚就像小孩子玩過家家,雙方都沒有家庭責任感,雖然兩人都有婚史,但對待感情依然十分幼稚,看不清自己究竟需要的是什麼?一個在拚命索取,一個在負隅抵抗。結果鬧得兩敗俱傷。讓雙方父母都反對的婚姻註定沒有結果。


有人說:一個人的底氣,永遠是自己給的。凡以戀愛和婚姻為目的索取的錢財,最終都會讓你願望落空。

對賈言輝而言,心裡有你的人,何須問?何須求?何須找?該出現的總會出現。心裡沒你的人,不必纏、不必留、不必要,不值得期盼。及時止損,好好地經營自己,照顧好孩子,少讓父母操心,才是眼下你更應該做的。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