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25歲提前退休!他辭職「做二休五」月領1萬8 寫書親授「摸魚致富法」網心動:不想上班了

相信不少打工人,都是一邊深陷996,一邊做著「不用上班也有錢花」的白日夢..


結果被銀行卡裡的餘額一巴掌扇醒,頭上還隱隱泛著基金的「綠光」。

Advertisements


然而,最近小in發現了一位名叫「大原扁理」的日本青年,同是打工人,他卻舒服得多!


家裡沒礦的他,每周只需上2天班,5天休息,其餘時間就讀書、看電影、去旅行~

在25歲時,他就實現了社畜們「提前退休,經濟自由」的夢想,讓100w網友羨慕嫉妒!

Advertisements

可是,他到底靠啥致富的啊...

曾經,大原扁理和無數打工人一樣,每天過著上班、回家、吃飯三點一線的生活。

只有高中學歷的他,18歲就離開家鄉,去繁華的東京打工。

Advertisements


為了過上體面的生活,他一天工作12個小時以上,有時一周7天都不休息。


打拚7年後,他從便利店的打雜,做到了大工廠裡的文員,每月薪資也超過16w日元(摺合人民幣約¥1w)。

但看似優渥的薪水,並沒有提高他的生活品質。

Advertisements


東京物價、房價高昂,大原扁理的工資扣除7w日元的房租、水電後就所剩無幾。


同時,日本病態的加班文化也讓他倍感窒息。

同事們互相比拼誰更晚下班,誰為了工作更「不要命」。

Advertisements


有一次,大原扁理的上司因為長期熬夜加班,在月台上站著睡著了,差點掉下鐵軌。

而上司居然對這段恐怖的經歷引以為豪。


Advertisements

「把每天超時加班當作常態,工作累到回家不想煮飯、打掃、洗衣服,這樣的人生好像太勉強了。」

於是某天,大原扁理這顆不堪重負的「螺絲釘」,決定自行脫落。


Advertisements

25歲的他,辭去了穩定的工作,搬去了房租只需2w日元(約5200新台幣)的郊區居住。

從此,成為徘徊在社會邊緣「城市隱居者」:


他關掉鬧鐘,停下夜以繼日勞碌工作的步伐。

清早的晨光熹微,深夜的燈火熠熠,均是生命匆忙行走的軌跡。

而他只在一邊,靜靜旁觀著浮世中的熱鬧、繁忙。

裸辭後,大原扁理在市郊一個小縣裡,找了一份養老院看護的兼職。

這份工作十分清閑,每周只需上班兩天,月收入在6.8萬日元(約1.8萬新台幣)左右。


雖然在我們看來,這樣的收入還算可以,但在高消費的日本,其實已經被划入貧困階層。

為了削減生活開支,大原扁理三餐只吃簡單的米粥、饅頭、素菜;


剪頭髮從不去理髮店,只靠自己動手完成;


衣服只在二手店買顏色單一的,這樣不僅耐穿還容易搭配;

洗衣服也不買市面上的洗衣液,而是用最簡單的蘇打粉兌水。


雖然生活水平大不如前,但大原扁理卻說自己無比滿足:

「工作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生活所需。如果過度工作,就失去了生活的意義。」


過去,他只能通過物質填補快樂,就如希臘神話中的「西西弗斯」——

不斷推動著生活的巨石,又不斷被滾落的巨石碾壓,陷入了自耗的循環。

但當他捨棄了過度的物慾,就換來了自己更想要的自由。


在每周5天不需要上班的時間裡,他就在網上看看電影,去圖書館翻翻書。


或者來場說走就走的旅行,騎著單車流連于山川和森林間,耳目盡享聲色景緻。


在清晨之際鄭重迎接一次日出,在無垠夜色中欣賞繁星顫動、閃爍、消失...

「這些都是免費的樂趣~」


忙碌的都市人大多習慣在便利店裡買速食品飽腹。

大原扁理閑下來後,慢慢學會烹飪,感受熱氣騰騰混著食材香味的「煙火氣」,那是一種不緊不慢的詩意。


隱居10年後,大原扁理開始將自己「做二休五」的生活方式用文字記錄下來,出版成書。

書籍一經面世,就登上了日本亞馬遜的銷售排行榜,他也憑此翻身成為了暢銷作家!


出書後,大原扁理將賺的錢留作成一筆應急基金(即養老金)。

除此以外,他的生活並無多大改變,依舊堅持著「斷舍離」。


如今35歲的大原扁理,看似失敗:沒體面工作、沒穩定收入、居無定所、孤身一人...

卻活成了加繆筆下,拒絕被異化的「局外人」——

雖與既定社會格格不入,但無論身在何方,他的生活終歸是希望的模樣。


沒有實質上的成就,但擁有精神上的滿足,這樣的人生算成功嗎?

或許就世俗的定義而言,的確不算。


但正如文學家周國平所言:

「世上有味之事,包括詩,酒,哲學,愛情,往往無用。

吟無用之詩,醉無用之酒,讀無用之書,鍾無用之情,

終於成一無用之人,卻因此活得有滋有味。」

能自給自足的前提下,享有鬆弛自在的人生,平凡普通至此,又有何不可。


太厲害!96歲老人還未退休:在「同一家」企業「上班80年」,創下了世界紀錄!

據吉尼斯世界紀錄官網報道,96歲的巴西老人Walter Orthmann近日創下一項新的吉尼斯世界紀錄:他在同一家企業里上班長達80年之久,成為世界上供職一家企業時間最長的人。

報道稱,Walter Orthmann是從1938年開始在這家巴西聖卡塔琳娜州的紡織企業工作的,當時他15歲,職位是運輸助理。80年後,他已經成為這家企業里一名成功的銷售經理。這期間他一路晉陞,從運輸助理到文書助理,再升到發票主管,最終成為銷售經理,而目前96歲高齡的他居然還沒有退休。

Walter Orthmann說,他很喜歡這份工作,他一直都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家。他回憶起剛工作時的那個年代,企業廠房裡的織布機一天只能織布20米到50米,如今卻能織布400米到600米。他說,自己剛工作的時候,辦公室里唯一有的機器就是打字機。而他看到的第一個計算器則是在1940年代。

剛入職時照片

一開始他還不相信計算器能計算準確,但是經過多次核實計算結果,他開始相信科技的發展。Walter Orthmann說,如今在他的辦公室里還保留著一台打字機,但是他已經會使用筆記本電腦來收發電子郵件。

Walter Orthmann說,上班80年來,他只有1978年產生過離開這家公司的想法,但是後來因為業績不錯,得到總裁挽留,此後他就再也沒有想過要跳槽。得到這一個吉尼斯世界紀錄的頭銜,讓他感覺自豪、謙卑又開心。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