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大兒子剛上高中「經濟壓力大」!她意外懷上二胎「不顧夫反對」堅持留下 孩子出生6個月後悔了

「你後悔生下孩子嗎?」「後悔。」

「我說了不要這個孩子,當初要不是你非要生,現在會變成這樣嗎?」「那我也沒想過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啊!」

Advertisements

某兒童醫院內,溫小娟又一次跟丈夫左軍爭吵起來,2019年溫小娟意外懷孕,由於家中還有個上高中的大兒子,壓力大,丈夫左軍不想要這個孩子。但是溫小娟想著既然孩子來了,就是一條生命,她想遵從內心把孩子生下來。2020年4月27日,雅文出生,一家人看著孩子軟乎乎的可愛臉蛋,喜歡得不得了,哥哥更是每天抱著妹妹愛不釋手。

可這場歡喜持續不到一年,就被無情地終結。2020年10月的一天晚上,雅文在家哭鬧不止且臉色蒼白,他們帶孩子去醫院做血常規,結果查出白細胞比正常值高兩百多倍,醫生懷疑是白血病,讓她們趕緊去省里的醫院。

Advertisements

溫小娟心底的疑慮和恐懼不斷加深,她祈求這只是誤診,孩子還這麼小,怎麼可能得這樣可怕的病?直到醫生在檢查後讓他們做好思想準備時,溫小娟才終於綳不住了,當場就抱著孩子哭了起來。醫生看著一家三口手足無措的樣子,安慰他們說:「先送ICU吧。」就這樣,雅文被推進ICU做治療。溫小娟在ICU外看不到孩子寢食難安,她無時無刻不在為孩子祈禱,終於七八天後,雅文成功從ICU推出來,情況暫時穩定住了。

Advertisements

從ICU出來后的雅文一直待在醫院化療,一直持續到2021年5月底。小雅文剛開始化療還有點效果,後來隨著時間推移,她越來越沒有精神。5月份雅文出現嚴重肺部感染,再一次被推進ICU,心率快、呼吸急速、白細胞偏高,非常兇險。雅文待了一個星期,病危通知書接連不斷,溫小娟顫抖著連字都不敢簽。

由於化療葯對腸道有損害,雅文在ICU腹瀉不止。「孩子被推出來的那一天,屁股下面全都爛掉了,不忍直視,過了一個多月才好。」溫小娟心疼地說。由於雅文的情況一直沒有好轉,醫生給孩子做了骨穿檢查后說孩子病情複發了。為了救孩子,2021年6月7日,溫小娟給孩子辦理了出院手續,踏上了求醫路。

Advertisements

6月9日,雅文一家三口抵達某醫院,主治醫師檢查后說,只有移植才能救孩子的命,但雅文現在太小,不適合做移植,建議先做免疫治療,觀察幾個月,等稍微長大一點,再看情況再做移植。「看著孩子純凈的眼神、蒼白的臉和日漸消瘦的身體,我的心都在滴血。目睹孩子被扎腫的雙手,我真想替她承受這一切,上天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的孩子啊?」溫小娟哭著說。

Advertisements

2021年10月,溫小娟和丈夫之間的負面情緒積壓到了極點,決定離婚。夫妻二人之前都是在工廠打工,加上有個上高中的兒子,夫妻倆沒有多少積蓄。雅文第一次進ICU花費了將近12萬,大部分都是她們從親戚朋友那裡借來的。後來在5月份雅文出現嚴重肺部感染和之前化療又花了很多錢。溫小娟一家只是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巨額的治療費用早已將他們壓得抬不起頭。

在過去的七個月里,丈夫每天都在責怪溫小娟當初為什麼不聽他的話,非要生下這個孩子,現在好了,大把的錢花進去了還治不好,說別治了。可溫小娟縱使再怎麼難堪,也不願意放棄這條生命,她說生下來就是一種責任。「我是後悔把孩子生下來,讓她遭受了這樣多的罪。可現在後悔也沒有辦法,只能堅持給孩子治療。」

Advertisements

10月,溫小娟和丈夫正式離婚,大兒子歸丈夫,女兒雅文歸溫小娟。此後的日子裡,醫院裡只剩下溫小娟和雅文母子二人相依為命。雅文身體裡面殘留出來,需要先做cart免疫治療。「孩子總算挺過來了,緩解了,後面做骨穿檢查,基因轉陰。但這次治療風險很大,天天發燒、嘔吐、抽搐,但好在孩子挺過來了。」

雅文同病房隔壁床一個15歲的男孩不幸沒有挺過cart去世,孩子被撤離病房的那個晚上,不僅男孩的父母,連溫小娟都淚如雨下。男孩特別乖巧聽話,在一起待了這麼長時間,她非常不舍。這一路走來,溫小娟已經目睹了好幾個和雅文一起抗病的孩子的離開,她害怕死神下一刻就會來帶走雅文的生命。夜晚她緊緊抱著懷中的孩子,哭得濕透枕巾。

Advertisements

醫生說了需要移植,但護士長看雅文渾身無力,站都站不起來,就算移植完效果也會很差,不如等身體調理一下再說,於是cart緩解后溫小娟獨自帶雅文回家,先吃化療葯,等過一段以後住院評估,看結果怎麼樣,是化療還是移植。可走到現在,溫小娟早已身無分文。「我是不會放棄的,怎麼可能放棄呢,她看我一眼,我心都要碎了。」


無疑,雅文是個可憐卻堅強的孩子,這麼小卻能承受大人都承受不了的病痛折磨,希望,小雅文早日康復!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