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父母和解,是人一生的修行!走一遭才懂,原來我們不比他們高明

我們和父母,隨波逐流,走到了歲月的兩岸。


你上一次擁抱媽媽,是什麼時候?是昨天?上個月?還是已經好久都沒有擁抱過她了?

父母是我們生命的來處。在我們小的時候,他們是如大山一般的依靠。

可是,從什麼時候起,一路引領我們成長的人,成了我們到處吐槽、試圖掙脫的枷鎖?

小時候說,等我長大了保護你;可是真的長大了,卻一見面就吵架。

我們和父母的相處模式,從依賴依戀變成了:明明關心,卻又想逃離;彼此心疼,卻又相互傷害。

以至多年以後,我們年歲漸長,才慢慢讀懂,父母那過度甚至是越界的愛,只是想著:能陪著孩子,再多走一段路。

有人說:「你和媽媽的關係,決定了你和這個世界的關係。」

終其一生,我們都在學習如何與父母相處。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父母失望的?

Advertisements

也許是,他們已經無法輔導我的功課,還不肯承認自己不懂的時候;也許是,他們一直拿我當小孩子,讓我在同學們面前丟臉的時候;也許是,長大的我,第一次意識到他們只是普通人,並不能成為我的偶像的時候。

這樣的失望,就像是石板路上的青苔,慢慢滲出,綿延成片。

我們和父母,矛盾深重。

按照他們的標準,想盡力給我們幸福。但我們想要的幸福,可能對他們來說很陌生。

他們不認可我們的觀念,想方設法地糾正與控制。我們無法接受他們的想法,竭盡全力地突破和逃離。

裂痕越扯越深。

兩代人的衝突就此開始。

我們與父母糾纏著互相敵視,要證明自己的正確。

Advertisements

再後來,我們紛紛出走、離家萬里。向著不同方向奔跑的兩代人,在彼此眼中的身影越來越模糊。

我們與父母的代際鴻溝,是時代的差異和歲月的定型。

可世界是一個轉盤,轉著轉著我們就活成了父母的模樣。

高中班上有個女生,當年很瀟灑地跟我們說,她勸父母離了婚。

「不愛就不愛了,幹嘛非要強撐著在一起,還說是為了我,太可笑了。」

時光呼嘯而過,後來聽說她和丈夫糾葛不斷,消消磨磨,愛早沒了,卻拖著沒離。

問她為什麼?她只是沉默,良久不語。

還有個男生,父親天天酩酊大醉,是他最鄙夷看不起的人。

Advertisements

他發奮努力,三十歲做到了中高層,而四十歲意外被裁員。

早先意氣風發的人,患上了心理疾病,天天買醉,終日靡靡。

年前,約出來喝幾杯,他突然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我現在才懂了他。」

人生這道難題,曾經我們覺得父母解得很差勁。可是,當輪到了自己,才發現並不比父母更高明。

想想那些缺吃少穿的年月,和我們現在一樣年紀的父母,他們是如何藏好生活的艱辛?

捱過每一個春節臨近的寒冬,盡力讓我們聽見熱鬧的鞭炮,看見大紅的福字和滿心滿眼的希望……

總是要人到中年,才感悟道:「正是他們那些陳舊的觀念,支撐他們度過苦難的歲月,將我們養大。」

少不更事時,我們怨懟他們總是專注一些雞毛蒜皮,而看不到山河壯闊。

當我們也在人生的泥潭裡滾過一遭,被世間的煙火嗆了心肺,咳出了眼淚,才窺到他們在生命長河中的不易。

Advertisements

我們早晚都會走上他們曾經走過的路,扮演他們曾經在我們生命中充當過的重要角色。

那些年少時不明白的東西,對他們有過的誤解,都會逐漸在時光的推進中,前塵和解。

為我們規劃一切的父母,並不是不明白生活的真相。

Advertisements

恰恰相反,他們經歷過太深太沉重的疼痛,才更加渴望兒女一生平安和順、不歷風波。

這不是頑固不化,只是為人父母,護衛兒女的痴心。

當我們真的理解了父母的焦慮,才真正懂得,我們該怎樣撫慰世界上最愛我們的人,並讓他們相信: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得更好。

與父母的戰爭,即使勝利也是滿身的痛。

和解,不是帶著悲憫地原諒,或全然順從。而是理解他們緣何是他們,並率先邁出第一步。

只要我們堅定地朝他們走過去,我們和父母總會在某個轉角相遇。

與父母和解,是我們一生的修行。

時光如流水,靜默無聲,而這正是它最殘忍之處。

我們和父母,隨波逐流,走到了歲月的兩岸。

這世上最愛我們的兩個人,會早於我們走下人生的列車。那些未竟的遺憾,會一劃一劃刻進我們往後的生命裡。

讓我們放下手機,緊緊地擁抱他們吧。

這不是對父母的悲憫和寬容,而是讓我們自己未來少一點後悔和失落。

畢竟,那些逼過的婚、白過的眼、吵過的架、相互撂下的狠話,最後都會煙消雲散。

留在記憶中的,只有騎過的爸爸的肩頭,和媽媽熬的,世上最好喝的湯。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