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深愛78年!妻子賣嫁妝「替丈夫留學夢」獨養家不埋怨 穿他最愛的繡花鞋「送老公最後一程」:你教會了我愛

這樣的愛情真的好令人羨慕,但其實他們也曾經歷過相當辛苦的歲月,能擁有這般幸福,是靠他們堅定的愛捱過來的。

有一位中國老人的名字,曾經與愛因斯坦、牛頓等改變世界的科學家共同登上了Google首頁。

在他誕辰112周年時,Google用一種獨特方式紀念了這位老人。


「GǔGē」——Google的漢語拼音。

Advertisements

那天,全世界的人都被他刷屏,世界的頭條屬於他。

2019年9月12日,

中國央視節目《國家記憶》向人們講述了漢語拼音方案誕生前後的故事。

有一位老人的名字不斷被提及,他就是「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

Advertisements

幸福是我們一起創造的


周有光除了卓越的學術成就之外,

最令人稱頌的,要數他與妻子——「民國最後的閨秀」張允和的白金之戀了。

這對老夫妻歷經風雨,相濡以沫78年。

Advertisements


葉聖陶曾說過:「九如巷張家的四個才女,誰娶了她們都會幸福一輩子。」

月老聽了,便將紅線在周有光和這位張家的二小姐之間,打了一個漂亮的結。

1925年,19歲的周有光結識了16歲的張允和。

Advertisements

張允和是近代著名教育家張武齡的二女兒,出生名門望族。

她的大姐張元和,精崑曲,嫁給著名崑曲演員顧傳瑜;

三妹張兆和為著名編輯,嫁給了文學家沈從文;

Advertisements

四妹張充和通書法,嫁給了著名的漢學家傅漢思。

兩人少年相識,又重逢在上海。

自此以後,他們魚雁傳書,周有光借著一封封書信表達自己的仰慕之情。

他還常常找各種借口去張允和的學校探望,羞澀的張小姐東躲西藏, 常常讓舍監傳話「張小姐不在」。

Advertisements

戀愛8年後,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

張允和突然接到一封周有光的信,寫著:「我很窮,怕不能給你幸福。」

她深知周有光愛自己如命卻忐忑不安,於是生性率真的張二小姐寫道:

「我若嫁人,必定是嫁與你。幸福不是你給的,而是我們一起創造的」。


別人打趣,

張二小姐居然比姐姐先嫁,張允和便對著周有光說:「對嘛,不要臉,這麼早結婚。」

周有光笑著點頭回她:「允和最聰明,她做的最笨的事情就是嫁給周有光。」

1933年, 他們舉行了簡單的西式婚禮。

從此,風雨兼程,相伴相守。


02


幸福的婚姻背後,是我們的互相扶持

周有光一直是學業翹楚,但因為經濟拮据,只能放棄去美國讀管理學的留學夢。

婚後,張允和既不置辦家產,也不買什麼漂亮衣服,她決定用自己的嫁妝幫助丈夫圓夢。

Advertisements

為了不讓丈夫覺得虧欠自己,

她打趣道:「我戲曲看多了,有救『落難公子後花園』的情結。」

她跟隨丈夫一同留學。

光陰如水,求學歸來的周有光夫婦把家安在上海。

很快,彼時戰亂打破了生活的平靜。

由於周有光在銀行工作很忙,張允和只能獨自一人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和年邁的婆婆踏上了四川逃難之路。

1941年,6歲的女兒小禾生病不幸離開,周有光因工作繁忙沒有見上女兒最後一面。

等他回到家時,看見的是連哭都哭不出的妻子,除了擁抱,他十分無言,他知道自己虧欠這個家太多。

而生性樂觀的張允和怕丈夫太過自責,安慰說:「命運為了鍛煉我,把最難的『題』都留給了我一個人。」

當抗戰勝利後,

周有光放棄了銀行在美國的外派工作,新中國百廢待興,他迫切地渴望把所學的經濟知識派上用場。

後來,周有光被下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北京,在給妻子的信裡寫著:「我覺得我可能一輩子也不能離開,回到北京。」

張允和在給他寄眼藥水的包裹裡偷偷塞進幾顆巧克力糖和一封回信,說:「那我就每個月給你寄眼藥水,再加幾塊巧克力糖。」

她想讓他的生活不那麼苦。

這段最艱難的歲月,兩個人相互扶持,走過了歲月帶給他們的那些苦難與傷痛。

03


幸福的婚姻裡既有愛又有敬


都說相愛的人會越長越像,晚年的周有光夫婦也是越來越有夫妻相。

張允和愛美,80歲的她每天仔細梳妝,仔細穿戴,再拉著丈夫問好不好看。

周有光自然是點頭稱讚,還不忘加上一句:「允和比我有才。」

而張允和就會滿意地笑笑說:「我現在比周有光更「有光」 。

其實這對夫妻的性格和愛好南轅北轍。

周有光沉穩持重、慢條斯理,而張允和性格活潑,做起事情來也是俐落乾脆。

晚年時,張允和開始學習使用電腦。

有一次,她怎麼也打不出「愛」字。

於是,對著丈夫喊道:「周有光,這個『愛』字打不了,我愛不了了怎麼辦啊。」

這個時候,周有光就會笑眯眯地走到老伴身邊,手把手地教她。

周有光喜好西方音樂,張允和則酷愛崑曲。

周有光怕妻子去參加崑曲研習社的活動勞累,就蹬著個小三輪車載著她,樂呵呵地當司機。

他們從沒想過改變對方的性格與愛好,反而互相包容。

她愛崑曲,他就坐在旁邊看著她惟妙惟肖地扮演曲中人物;

他愛聽音樂會,她就坐在他身邊看著他陶醉入神。


法國作家摩路瓦說過:

「在幸福的婚姻中,每人應尊重對方的趣味與愛好。以為兩個人可有同樣的思想,同樣的判斷,同樣的欲願,最最荒唐的念頭。」

兩位老人的愛情如涓涓細流,平靜卻有力量。

2002年8月,張允和因為心臟不舒服,在去醫院前,她穿上自己最喜歡的藏青色外套和繡花布鞋,照常拉著丈夫的手問好不好看。

但在送醫途中,不幸走了。

妻子的離去讓周有光備受打擊,直到半年後才慢慢恢復。

從此,他再也沒有回到卧室休息。

書房裡,一張沙發床的對面,放著一排放大了的張允和照片。

像年少時一樣,他把所有的思念寄托在信件裡。

儘管讀信的人已經不在,他仍然一封封寫著,落款是「人間周有光」。

托爾斯泰曾說:沒有愛情的婚姻並不是真正的婚姻。

周有光和張允和用了跨越四分之三世紀的時間證明,

有愛情的婚姻無論走到哪裡,經歷怎樣的困苦,仍然花開遍地,皆是美景。


參考來源 : 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