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出家人不正經?他「收容200位女孩產子」被公審 「超荒唐行為」反被網友讚爆:活得最男人

他是個和尚,由於收養棄嬰迅速走紅網路,但他的收養是非正常渠道,這樣的善舉遊離在法律和道義之間,這招至很多非議:有人質疑,他在外找女人,生下小孩養起來了;也有人譴責:出家人不正經,跟多個女人有染……那麼,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Advertisements

這個被罵與幾百個女人有染的「花和尚」,卻救了200多個即將被放棄的生命,

人間大愛,就是如此吧。

「師父,您一個出家人,生的孩子比我們正常人還多,還是找找別的醫院吧,你要被拉進黑名單了。」

道祿和尚拿著繳費單到住院部給孕婦辦理手續的時候,一位護士無奈的說。

他笑了笑,只能尷尬的應著:「是是..."。


Advertisements

7年,這個和尚讓200多個女人,生下了200多個孩子。也因為這樣,被趕出了寺院,除去了僧籍,被無數醫院拉進黑名單。

大家都罵:又一個不正經的花和尚!但他卻依然我行我素,而每年來找他的孕婦,也從來沒有斷過。

有人忍不住了,去調查這背後的真相,卻沒想到,這背後的故事竟讓人淚流滿面。因為,這個和尚,用8年的行動,告訴了世上的人,什麼是真正的大愛。


道祿和尚的本名,叫吳兵,

1975年出生在中國南通如皋的農村。

其實,在看破紅塵之前,

他開過工廠,做過外貿生意,

是個有房有車的生意人。



Advertisements

但就算有錢,他過得其實並不快樂,尤其是感情問題,像針扎一樣,每天折磨著他。

吳兵有過兩次婚姻,其中有一段,是父母之命的近親結婚。

這場特殊的婚姻,讓吳兵不敢想像以後的孩子,會出現什麼樣的事,而就在這不久後,妻子懷孕了,知道這個消息的吳兵,擔心大過於開心。



Advertisements

吳兵在20多歲時與佛結緣,現在,更是把希望都寄託給了佛主。

他跪在佛前,心裡默念著,如果孩子健康,他便從50歲開始皈依佛門。

幾個月後,孩子出生了,果然健康,而出家這個事情,也成了烙在吳兵心上的印。



Advertisements

過了幾年,兩個人因為性格原因離婚了,而吳兵又捲入另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情。

兩段感情,都讓他痛苦不堪,在35歲的時候,就看破了紅塵,決定提前出家。安頓好女兒,放下一切,就去了南通普賢寺,法號道祿。

而在前兩年裡,他背上行囊,四處遊歷,不僅感受到了久違的充實和快樂,還發現了一些,被拋棄的靈魂——那些被母親打掉的孩子。

一個傍晚,道祿收拾好庭院,和往常一樣去關山門,卻遇到了一位執意要上山的女子。

「我要去給我的孩子超度」。道祿看著她,那雙眼睛裡,飽含的悔恨與悲傷讓他非常痛心。

他想勸她,但女子卻哭著說:「我不墮胎又能怎麼樣,家裡不會同意,我也沒有地方去,我去哪,誰能幫助我?「

道祿這才意識到,這些被迫打掉孩子的女人,也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但孩子畢竟是無辜的,有來到這個世界的權利,而他,要救下這些小生命。

Advertisements

2012年,他在網上公布了自己的聯繫方式,承諾,「但凡想墮胎的,我來救助。」

卻沒想到,這個舉動,會掀起一場軒然大波。

看到消息之後,有很多無助的「準媽媽」們來找他,人們一看,這寺廟總有年輕女人進出,而且沒多久就有了孩子,便開始揣測。

一傳十,十傳百,事情越傳越不像樣,沒人關心真相,大家都說,這廟裡住了個花和尚,與幾十個女人有染,私生子一堆!

更過分的,還有人說,他在經營一個拐賣兒童的組織。

寺廟忍無可忍,將他趕了出去,連同僧籍也取消了,再沒有寺院敢接收他。但就算這樣,道祿和尚也沒想過放棄。


Advertisements

2014年,他在南通的市中心,找到了一間破敗的寺廟——萬善寺。

但說是寺廟,其實,和臨時工棚沒什麼區別,唯獨能讓人感到有些佛教氣息的,可能也只有道祿搬來的,門口那座地藏王菩薩。

道祿就在這裡生活著,

用手機和素不相識的人溝通,

小心翼翼地拯救著即將被放棄的生命。

還把原本留給女兒的別墅改造成了救助站,

給孕婦和孩子們提供住宿,

取名「護生小居」

意為庇護那些意外出現又秘密出生的生命。


來的人裡,有不過十六歲卻已經懷胎六月的學生,有年近四十,卻以出差為由前來產子以後急於回歸生活的外遇人妻,還有在母親陪伴之下產子的白領……

她們沿著自己的人生軌跡,最終都走到了這間「護生小居」,度過了一段可能一生都無法忘懷的日子,並且,會在這裡決定,是否要帶走自己的孩子。

而在道祿看來,她們為何來到這裡,將來會怎樣,都只是她們的故事。

他覺得,孕婦們只是過客,有人坐完月子就帶著孩子離開,有人選擇獨自離開,把孩子留下來。

不管哪種情況,道祿都不會主動聯繫她們。她們秘密地來,悄悄地離開,「護生小居」只是臨時避風港。而道祿只有一個目的——讓孩子活下來。

而每個孩子出生的費用需要近2萬元(約10萬台幣),都是他在支撐。還有媽媽們住院的費用,也都由他支付。

道祿說,還好在出家之前,他是做生意的,有一些積蓄,不然,恐怕真的支撐不下去。

可錢的事解決了,那照顧嬰兒對一個男性僧人來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必須學會一切母親需要懂的事,溫奶、蓋被子,夜裡無數次起床哄孩子入睡。

小孩子免疫力差,看病也是個苦差事,還要不顧別人異樣的眼神,穿梭在商場裡,買紙尿褲,買奶嘴、玩具、衣服,在市井間穿梭.....

但就算做到了這個地步,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感恩道祿,願意接受他的幫助。

曾就有一個女孩,在聯繫之後,不論道祿怎麼說,最後還是不能放下戒心,和他說了一聲「我要把孩子打掉」便拉黑了道祿,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而陌生人的這一句話,卻能讓道祿,心疼的夜不能寐。


就這樣,到了2017年,道祿的事迹傳開了,越來越多的「準媽媽」找上門來,最多的時候,半年就有70多位。

也會有義工上門,幫他帶孩子,還有人幫他建立了自己的公眾號「蓮花無畏」。

但孩子實在太多,而且,道祿認為自己只是代養,上門想抱養的人一律拒絕。

這樣下來,就算有居士幫他帶孩子,「護生小居」裡,也還有30多個孩子。道祿只能發動自己的父母來幫助自己。

而自己,就變成了他們的爸爸,他認為,孩子的童年是絕對不能缺失父愛的,這也讓他多了一個稱號——和尚爸爸

雖然道祿的想法很單純美好,也希望孩子能回歸到正常的家庭,但對於道祿的父母來說,卻有些殘忍。

道祿的父母,都是老實的農民,兒子所做的一切,他們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只能默默的在他身後,用行動來支持他的決定。

這幾年間,兩個老人,幫兒子帶的孩子,也有十幾個了。但對於他們來說,養孩子不難,難的,是有了感情後的分別。


道祿的母親

道祿的父母接到的第一個孩子,叫軒軒,孩子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了5年。

5年後,軒軒的媽媽決定把孩子接回家,軒軒在門外哭著喊著不肯走,爺爺奶奶卻只能躲在房裡抹眼淚。

後來受不了了,奶奶一個人偷偷買了機票,跑出去看孩子,回來又大哭了一頓,說,孩子瘦了。而這樣的分別,他們現在已經經歷了很多次。

去年,軒軒的媽媽又把孩子送了回來,說自己實在是無力再撫養他,想把軒軒送到佛學院上學。

暑假的時候,道祿把孩子接回了父母家,祖孫三人開心了幾天,轉而又陷入了下一輪悲傷。

而孩子的心,也在這一次次情感的拉扯中,被一點點撕裂——我是誰?誰是我的父母?哪裡是我的家?

但如果說,這些情感的裂痕,還能在道祿一家小心翼翼的呵護下一點點痊癒,那現實的艱難,可能不是那麼容易跨過去了。

因為,如今已經有很多孩子到了上學的年紀,沒有戶口,上不了學,這才是道祿最著急的事兒。

而想要給孩子們上戶口,只要交待出生母的身份信息就可以,畢竟這些孩子的生父大多不知所蹤。




可這也正是讓道祿為難的地方:「她們都是年紀輕的,剛剛走上社會,就是怕別人知道,還要再嫁人。如果讓她們把孩子帶回去,當初可能就不會生這個小孩了。」

他對孩子的生母們有過保密承諾,他不想辜負她們的信任。

而萬善寺,也被認定為是違建建築,面臨著被拆除的境地。


有人問道祿,救助他們,你到底圖什麼?

道祿說,「作為一個出家人,我們平時都是放生,勸人為善,不去殺生。有這麼一句話,掃地都不殺螻蟻,何況他是一個將要出生的孩子。」

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又有人問,那這件事,你會做到什麼時候為止?

他很艱難的扯了扯嘴角,說,「一直做到我死為止,可能十年二十年之後,這批長大的小孩裡,會有人來接替我的位子,但在這之前,只能自己扛了。」

道祿和尚,用7年的時間,把幾百條即將隕落的生命拉回了人間,讓這些孩子,有了感受世界的機會,也讓我們,看見了什麼是真正的大愛。



她愛上年長26歲的大叔,為他生孩子,最終成為單親媽媽,這才是愛情該有的模樣

有的人,

註定是一個傳奇,

他們的人生是用來讚歎的!!


席琳·迪翁就是這樣的傳奇,她在歌壇上創造了無數世界紀錄:史上銷量最高的法語專輯,兩首銷量超百萬英文單曲的女歌手;首位擁有四張連續錄音室冠軍專輯的女歌手;也是首位獲得奧斯卡獎,並擁有兩首奧斯卡獲獎歌曲的女歌手。

她曾獲5次格萊美獎、12次世界音樂獎、7次美國音樂獎、7次美國告示牌獎、21次朱諾獎、39次Félix Award音樂獎……




然而,更傳奇的是她的愛情!



01

12歲第一次遇見你

就知道這輩子就是你


1968年3月30日,席琳·迪翁(Celine Dion)出生於加拿大一個清貧的家庭中,在她出生前,母親已經有了13個孩子。發現懷了她時,因為家庭貧困母親本想墮胎,還好在教堂神甫的勸說下,她才安然降臨於世。

5歲時,為了補貼家用,她就開始跟著母親在酒吧里唱歌。

12歲時,哥哥把她的歌曲小樣寄給當時大名鼎鼎的唱片製作人雷尼,沒想到得到了回應!

年僅12歲的她,惴惴不安地離開家鄉小鎮,來到了雷尼所在的大城市,大城市的一切都讓她不知所措,當她來到雷尼的辦公室,見到這個打著領結穿著西裝的男人,兩人目光交匯的那一刻,她覺得遇見了世界……



雷尼讓她清唱一段,她鎮定地開始發揮,一開嗓,雷尼就徹底震驚了,高亢的歌聲婉轉悠揚,竟比樣帶還好聽,還沒唱完,她就聽到了雷尼的抽泣聲,雷尼興奮地當場簽下了她。

而後來席琳才知道,當時的雷尼正遭遇經濟困難,但是發現她的那一刻,他毫不猶豫地賣了房子,哪怕傾家蕩產,也想為她出唱片。



之後,兩人日以繼夜地錄音,一年之內連續推出兩張專輯,簽約第二年,她就選擇輟學,全身心投入到音樂訓練中。

雷尼帶著她在日本、瑞士等國,參加大型歌唱比賽,並頻頻獲獎。在這個男人的支持下,她的影響力和流行度,在全世界範圍內迅速提升。

席琳年輕時就有不少粉絲

命運不會虧待任何一個,既努力而又有才華的人!

1990年,雷尼帶著她進軍英語市場,她的英文嗓音同樣富有無以倫比的穿透力,彷彿能滲透聽者全身的每一個細胞,人們紛紛讚歎:她的嗓子被上帝吻過。

此後她迅速成為一顆新生的超級巨星,並開啟橫掃世界各大音樂獎的巔峰人生。

02

用7年時間等待

她變成更優秀的女人

在事業輝煌之時,她卻也心事重重,原來在她12歲時,她就知道自己對雷尼有了愛慕之情,而後這麼多年的形影不離,更是讓她確信,自己深深地愛上了這個男人。

然而母親卻認為她懵懂不懂事,勸她說:「你還年輕,你喜歡他,是因為他對你好,但他絕對不是你應該嫁的那個人。」

因為當時的雷尼有過兩次婚姻,三個孩子,還比女兒席琳大26歲。想必哪個母親都不願,自己這麼優秀的女兒嫁給他。

母親很感謝雷尼的付出,但卻不想讓他成為自己的女婿,她憤怒地找雷尼談話,甚至以死相逼。


與此同時,雷尼也深深地糾結著,在兩人長期相伴的歲月里,他對她也有了深深的感情,可他理解她的母親,知道不能去耽誤一個天才的巨星。他開始有意疏遠她,躲避她,甚至最後選擇默默離開!

而她卻痴心不改,分開的7年裡,她決定:要變成一個真正讓雷尼欣賞的女人。

她去醫院矯正可愛的虎牙,跟老師學習能顯身材的舞蹈,放棄象徵清純的白襯衫,開始穿顯曲線的洋裝,她每周5天,每天學習英語9小時。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讓自己成為讓雷尼欣賞的女人!

一人望而卻步,一人勇敢改變。幼稚下的執著,便是青春里最真摯的愛。




同一時刻,身在美國的雷尼,內心糾結而劇烈地鬥爭著,他常常借酒消愁,想忘記她。直到好友一句話,徹底點醒他:「如果是真愛,怎麼會是傷害?」

他決定立即返回加拿大正視這一切,回到她的身邊,不再逃避。7年後,兩人再次見面時,雷尼看到當初稚嫩的小女孩,已變成身姿優雅的女人,兩人再次深情相望時,他們都彼此篤定了,這就是真愛。




03

十年苦戀愛終於結婚

從此餘生都是你


真情感動一切,他們最終也獲得了父母的理解。

1994年,席琳終於身穿白紗嫁給了這個夢寐以求的男人。從12歲一見鍾情,到16歲開始等待,她等這一刻整整花了10年,此刻她終於能和他並肩而立。


那一年,她26歲,他52歲。

輿論並未放過他們,各種謾罵質疑聲席捲而來,甚至很多人嘲諷席琳自甘墮落。

但對她而言,相差26歲那又怎樣呢?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你的未來我奉陪到底!


美好的愛情給了席琳充足的底氣,和雷尼多年心照不宣的默契更是讓她甩出一張張漂亮的成績單。

他們的事業更加風風火火,電影《泰坦尼克號》風靡全球,她演唱的主題曲《我心永恆》,更是被奉為世界經典。

愛情事業兩得意,她真正地成為受人矚目的世界巨星。



04

他患病將死

她想給他留下血脈

時光荏苒,她到了30歲的年齡,當時還是有很多人,在等著看他們的笑話,他們覺得,這對老少戀,過不了幾年就得離婚。

「眾望所歸」,他們的婚姻果真出了問題。

雷尼被診斷出了咽喉癌。

她更是沒了心思工作了,她取消了大部分的演出,甚至最後暫別舞台,選擇照顧丈夫。

「那段時間我在舞台上僵硬地表演,心卻在雷尼的病榻邊。」

外界更是流言四起,都說她一定會拋棄這個老男人,可她又狠狠地打了那些人的臉。

2000年,她宣布告別歌壇,要把所有的能量和精力,都投入到丈夫的痊癒中。

她更為勇敢的是,在照顧丈夫的那段時間,席琳決定要為丈夫留下血脈,為他生子。

雷尼捨不得,如果自己有一天撒手人寰,那麼席琳就是單親媽媽。

一向溫順的席琳第一次發了火,她想做到的事情,鐵了心要做到。


那應該是席琳最難熬的歲月,每天要忍受受孕的痛苦,還要照顧重病在床的愛人。

為了節省時間,方便照顧丈夫,她還剪去了自己心愛的優雅金髮,憔悴得連妝都來不及化。

那段時間,她被偷拍到的照片,令人們紛紛驚呼她怎麼變老變醜那麼多。


經過5個月不間斷努力,她終於成功人工受孕。之後她邊養胎,邊在醫院陪伴雷尼,喂飯、清洗,每件事她都親力親為。

2001年,他們的兒子查爾斯平安誕生,雷尼激動地擁抱她說:

「男孩太好了,如果我不在了,他就可以照顧你。」


這大概是世上最美麗的情話,

她看著兩個最愛的男人喜極而泣......


原來真愛可以感動上帝!

好運接踵而至,雷尼在38輪放化療後,體內癌細胞被清除,病情趨於穩定。


05

復出扛起家庭重擔

48歲摯愛死在她的懷裡


多次經歷人生大起大落的席琳,對於家庭有著超乎常人的依賴和保護。2002年,她和賭城拉斯維加斯的愷撒宮大酒店簽下一份長達五年的駐唱合約,宣告正式復出,震驚了無數人。


這意味著連續5年、每周至少有4晚她都要奉上一台個人演唱會。這不僅是對一個歌手體力的極大挑戰,更是對一個人的耐力和自律的嚴格考驗。然而,這是席琳的深思熟慮。

「我的兒子還很小,我想和他還有雷尼朝夕相處,駐唱秀使我可以安定,而不是讓我的兒子今晚在紐約,明晚又跟著我跑到洛杉磯。」


而為了生病的丈夫,幼小的兒子,她五年如一日地,登上同一個舞台,演唱相同的歌曲,713場,從不停歇,場場爆滿!


愛是什麼?是突然有了軟肋,同時也有了鎧甲。

2010年,42歲的她,不顧當高齡產婦的危險,再次人工受孕,生下雙胞胎兒子艾迪與尼爾遜。

而此時留給他們這樣,幸福一家人的時間卻不多了,雷尼癌症再次複發。

她為他再次推掉所有的工作,晝夜不停地在他身邊,時刻陪伴左右、為他唱歌,告訴他不要放棄。

一天,一向堅強的雷尼,拉著她的手突然開始哭泣,那時候她才猛然發現,這個從前像守護神一樣強大的男人,真的再也守護不了她了。

他虛弱得像個需要人保護的孩子,他看著她說:「我想死在你的懷裡」。

天意難違,上帝沒有再給他們第二次機會,雷尼的病情急轉直下。

他的嘴巴沒法動了,吃不了東西,她就喂他,一天喂三次,照顧完丈夫,還要再去照顧年幼的孩子。

她清楚,日子一天天過去,和死神搏鬥的日子只會更加艱難。但她絕不放棄。



2016年1月15日,如同當初許下的諾言,他在她溫暖的懷抱里,眷戀地閉上了眼睛,依依不捨地告別了這個深愛的女人,享年73歲……


這個傷心欲絕的妻子,但無比堅強的母親,她沒有倒下,在極度悲痛中,她帶著孩子們為丈夫送行。



22年前,她在這裡嫁給了他;


22年後,她在這裡和他說再見。




出席葬禮那天,

席琳頭戴黑紗,形容枯槁,

在愛人靈柩前留下深深一吻,

彷彿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12歲愛上他,26歲嫁給他,陪他過完了他的一生,始終未變。

她說有些東西,一旦成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它將永遠成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一直到生命的終結。雷尼這個名字這個男人,早已融進她的血肉和生命里。


席琳的人生,不是醜小鴨變白天鵝的童話故事,而是一個認真追求真愛,隱忍努力女人的史詩。

她不僅是當今世界上最偉大的靈魂歌手,她更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愛人和母親,她用自己的人生,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我心永恆」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