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獨居7年!68歲退休教師「再婚娶保姆」兒女全反對,提出「唯一條件」刺痛了老人的心

中老年人群破滅的再婚願望中,有太多的無奈。


鍾老頭從前是個教書人,所以認識他的人都會尊稱一聲「鍾老先生」。自從七年前鍾老先生的妻子過世以後,他一直都是一個獨居,家裡的三個孩子都想把鍾老先生接過去住。然而鍾老先生都拒絕了。

「一個人過慣了,到你們家都不是自己家,我不適應,大便都乾燥,不去不去。」

統一的說辭,齊齊打發了兒女們。不想在兒女家享受天倫之樂,但這並不代表鍾老先生不寂寞。

Advertisements

妻子剛走那兩年,鍾老先生幾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行屍走肉一般,直到前兩年,鍾老先生才自己邁出了大門,心態也變了不少。

「我妻子從前很節儉,我們倆總是摳摳搜搜過日子,總想著能省一點兒是一點兒給孩子留著,老了享清福,可她走的太突然了,根本一天福都沒想到。我就想啊,我活這麼大歲數了,開心最快樂,不能再事事想著錢了,說不好哪天人沒了,啥都沒撈著。」

鍾老先生每個月退休工資近九千,對於一個老人而言,不愁吃不愁花,三個兒女都已經成家,不需要他倒貼,於是鍾老先生便自己給自己請了個保姆,蓮姨。

蓮姨今年50歲,她本來不是保姆,有一次參加老年活動,鍾老先生和蓮姨聊了幾句,這才發現兩人的境遇竟然非常相似。蓮姨中年喪夫,丈夫走後家裡就虧空了,為了供孩子上大學結婚,她隻身跑到外地打工,給人家擦玻璃掃馬桶。

Advertisements

鍾老先生見她可憐,正巧自己有找保姆的想法,便建議她試試去他家當全職保姆,包吃包住。

鍾老先生並沒有和兒女們商量找保姆的事情,而是直接把蓮姨領回了家。

Advertisements

蓮姨的確是個心靈手巧的好女人,特別會做麵食,手指一上一下翻飛著,一隻只好看的糕點餃子就從她的手上誕生。

蓮姨也很細心,每天兢兢業業的打掃房間,一個死角也不漏過。

鍾老先生看著蓮姨的時候,突然有某個瞬間覺得,這才是家該有的模樣。


蓮姨是個命苦的女人,鍾老先生也一樣,兩個孤獨的就這麼湊到了一起,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就好上了。

Advertisements

這件事情兒女們本來是不知道的,但小區里風言風語,最終還是傳到了兒女的耳朵里。

那天兒女氣勢洶洶殺到門前時,蓮姨和鍾老先生都傻了。

本來鍾老先生想和兒女們平心靜氣談一談,結果卻被女兒指著蓮姨鼻尖罵的那句「老不要臉」熱血上頭沖昏了。

「是我要和她結婚領證,這樣你們就沒話說了吧!」

這下輪到子女們傻眼了,稀稀疏疏都走了,第二天,大兒子帶來了子女們的條件。

「爸,你想再婚想讓這個女的入戶我們不攔著你,但是你得答應我們一個條件。房產過戶到我們名下,財產立遺囑。

Advertisements

我們不是太冷血,而是爸你不知道像你這樣被騙的老人有很多的。」

鍾老先生被子女氣的血壓飆升,轟走了所有人!思慮良久後,終究意難平!最終決定不領證,是蓮姨的意思。

「是她跟我說,咱們倆都一把老骨頭了,犯不著讓孩子們為我們的事情操心。可我始終想給她一個名分,她對我好啥都不圖,我也早就跟她說過了以後房子我肯定會留給兒女,可兒女們不信呀,人到老了,想找個伴還要兒女們同意」

鍾老先生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久久不語,他與蓮姨的事情,有遺憾有惋惜。

一、雙方老人都有自己的大家族,關係網複雜

Advertisements

其實鍾老先生子女的尷尬我是可以理解的,老人兩邊都有一個龐大的家族體系,都有孫子孫女好幾個兒女,倆人真在一起了,到底如何與對方家庭成員交往,怎麼稱呼都成了一個問題。

二、財產糾葛

這個問題雖然現實,但的確不得不談,成年的子女不贊成父母再婚,無外乎不是因為財產方面的問題,畢竟這牽扯到第一繼承人和第二繼承人的順序。

這種利用老年人心裡防範弱實行的騙術也的確存在,所以不得不防也是真的。

三、養老問題

這也是很多人都會考慮的問題,領了證成了一家人,那麼老人歸哪邊贍養呢?老人年紀大了總不可能一直單過,住進自己的兒女家倒是無妨,但住進別人的兒女家,就那名不正言不順,人家兒女也不一定心裡樂意。

老人同樣需要愛情,可老人想二婚卻並不自由,就像兒女結婚要徵求父母同意一樣,老人結婚也需要兒女點頭。

如果可以,我還是希望老人們的再婚選擇可以更自由一些,沒有必要在意那些世俗的眼光,但無奈的是,大多數人都是免不了俗的,婚姻里本就有太多責任和需要考慮清楚的事情,中老年才再婚更考慮清楚,慎重才行。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