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感天動地!男子在槍口下「救下8頭大象」 病逝後21頭大象「步行12小時」哀鳴送別:爸爸,我們來送你了

南非有是一片神奇的大地,以種類繁多的野生動植物資源和壯美的風景聞名。

但南非又從來都不是一個只有動人風景的地方,這裡有故事,野生動物間的,人與人之間的,當然還有最特別的——人與野生動物間的故事。


Advertisements

勞倫斯是一名野生動物保護者,他出生於南非第一大城市約翰內斯堡。

勞倫斯原本是一個房地產商人,他因為工作的原因經常出差,幾乎走遍了南非的各個城市和鄉村,有機會接觸到和聽說了很多獅子大象等野生動物被殺害的悲慘景象和故事。

他永遠也不會忘記,在一個鄉村,一頭大象因為誤闖入了人類居住地,被手持長矛和石塊的村民團團圍住打得遍體鱗傷時那無助的眼神。

當時那個身軀龐大的傢伙在面對手持兇器的人類時絕望的神情深深刺痛了勞倫斯的心。那一刻,他萌生了做一名野生動物保護者的想法。

勞倫斯開始了對於野生動物保護的研究。

隨著研究的深入,無數起殘害野生動物的案例讓他心痛不已,他決心建一個動物保護區,盡自己的能力保護這些和他一樣生活在地球上的生命。

Advertisements

勞倫斯開始在全國尋找合適的建造地點。

在一次旅途中,勞倫斯在一家酒店碰到了後來成為他妻子的凱特琳琳,凱特琳也是一個動物保護者,兩個志同道合的人走到了一起。

1991年,新婚的勞倫斯和凱特琳賣掉了所有的家產,從南非祖魯族的一個酋長手裡買下了一片佔地超過5000畝的廣袤荒原。

夫妻二人決心把這片荒原建成一個大型野生動物保護區。

勞倫斯夫妻把所有的資產都投入在了這片荒原上,兩人省吃儉用,過著簡樸的生活。

野生動物保護區在兩人的努力下,一點點的初具規模。

勞倫斯和凱特琳

Advertisements

1999年,正在保護區工作的勞倫斯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是克魯格國家公園一個工作人員打來的,他告訴勞倫斯,國家公園附近有一支象群受到了襲擊。

原來,克魯格國家公園附近原本是大象的棲息地,但隨著當地居民不斷的擴充家園,大象的活動範圍變得越來越小,食物也變得匱乏,大象的生存受到了威脅。

為了活命,大象只好走出棲息地,走進村莊裡尋找食物。

面對這些體重幾十倍於人類的龐大動物,當地村民用獵槍、石塊、長矛,甚至土火藥來攻擊牠們,試圖把大象趕出村莊。但這樣一來卻徹底激怒了大象。

暴怒的象群像瘋了一樣在村莊中衝撞村民,損毀房屋,破壞莊稼,村民們嚇得紛紛躲避。

為了村民的安全,公園警衛隊在驅趕無效的情況下只好決定將這些大象射殺。

Advertisements

在處死這些大象前,警衛隊負責人給勞倫斯打來了電話,詢問他能否在兩天之內收留這些大象。

勞倫斯沒有一絲猶豫,他要求警衛隊和村民們再堅持兩天,他會在兩天之內將保護區設施完善,建好圍欄,為接收這些大象做準備。

隨後,勞倫斯和妻子立即行動起來,他們在網上發出呼籲,籌集善款,又打電話向各方請求人力和物力支援。

一天一夜,夫妻二人終於籌集到了用於購買大型圍欄的資金,凱特琳也找到了可以運輸大象的卡車。

然而,還沒等勞倫斯找到工人將保護區圍欄建好,一個可怕的電話打了過來:原來,為了阻止象群前進,警衛隊不得已打死了象群的首領。

警衛隊負責人說,他們不能再等了,現在暴怒的大象已經無法控制,他們馬上就要再次發起襲擊,很快就會有更多的大象被打死。

Advertisements

「停止!請等一等!我馬上到!」勞倫斯對著話筒大喊著,隨後他對妻子說:「來不及了,我必須馬上去。」

勞倫斯立即開車全速趕往襲擊現場。


Advertisements

當勞倫斯趕到時,現場的情況讓他震驚了,只見一頭母象倒在地上,周圍7、8頭大象暴躁的跺著腳,圍著牠不停的走來走去。

這些平素溫和的傢伙,此刻用鼻子憤怒的甩向民房,脆弱的房屋在牠們的攻擊下搖搖欲墜。

在村莊周圍,警衛隊一排排的長槍早已瞄準了這些發怒的動物,襲擊一觸即發。

「等一等!」勞倫斯跳下車不顧一切向象群跑去。

「危險!」警衛隊長大聲喊著。

但勞倫斯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安危,他一直跑到了大象的前邊,站住了。

此刻,整個村莊的人都撤了出來,只有勞倫斯暴露在大象面前,他極有可能成為暴怒的大象們發泄的對象。

勞倫斯忘了自己從沒有和大象打過交道,他甚至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和大象面對面。

「我別無選擇,如果我不救牠們,牠們只有死路一條。」

Advertisements

勞倫斯慢慢的挪動著身體,憑自己的直覺判斷出一隻母象是牠們的新任首領,然後勞倫斯盡量靠近牠,讓牠能看清自己的眼睛。

勞倫斯堅信,這些聰明的大象是懂感情的。

他直視這頭母象的眼睛,輕聲對牠說「請相信我,我是你們的朋友。」「不要害怕,請安靜下來。」

他絮絮叨叨地不停地說著,警衛隊員們覺得勞倫斯瘋了,竟然相信大象能聽懂他的話。

他們緊張地端著槍,隨時準備在勞倫斯被襲擊時向大象發起攻擊。

勞倫斯不停地說著,做著各種他認為可以讓大象鎮定下來的手勢,他甚至哼起了歌。

警衛隊員們驚訝地發現,大象不再憤怒的跺腳了,牠們真的安靜了下來。

勞倫斯一邊用手比劃著,一邊不停的說著,引導著牠們,慢慢向趕來增援的卡車走去,終於將牠們帶到了自己的保護區內。


然而,挑戰才剛剛開始,這是一群多次受到人類傷害的野獸,要完全取得牠們的信任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勞倫斯很快就發現,這群大象並不甘心呆在這個他苦心為牠們準備的保護區裡,牠們隨時都在尋找著逃跑的機會。

終於,一個雨夜,七頭大象在領頭的那個母象帶領下,破壞了圍欄,逃跑了。

勞倫斯心急如焚,他知道,這些大象一旦又跑進村莊裡,就會再一次面臨被打死的危險。

勞倫斯立即行動起來,他雇傭了直升機和越野車,花費了10天的時間再一次將這七頭大象帶回了保護區。

為了這些大象不再逃跑,勞倫斯決定要跟牠們交朋友,取得牠們的信任。

勞倫斯知道,這些大象已經不再信任人類,但勞倫斯要讓牠們信任他。

於是,勞倫斯每天都和大象呆在一起,不管白天還是黑夜,他幾乎不再回他的小木屋。

他給這群大象的首領——那頭母象取了個名字:娜娜。

勞倫斯要首先取得娜娜的信任,他慢慢的靠近牠,試圖撫摸牠,頭幾天,娜娜躲著勞倫斯,他向前一步,牠就後退一步。

慢慢的娜娜看出來這個人類和其他那些拿著可怕的棍子的人不一樣,牠不再後退了,也允許勞倫斯撫摸牠的長鼻子。

勞倫斯每天生活在大象們中間,給牠們唱歌,吹口琴,大象們終於接納了他。

一天,勞倫斯興奮的跑回小木屋告訴妻子,娜娜主動觸碰他了。

妻子看著丈夫興奮的樣子,她知道他等這一天等了好久了。

這些大象和勞倫斯建立起了友誼,他們彼此信賴,大象們熟悉勞倫斯的聲音和氣味,不管牠們在哪裡,只要聽到勞倫斯的召喚,牠們立刻就會跑到他的面前。

大象們安心生活在保護區內,再也沒有逃跑。

勞倫斯和大象

幾年過去了,娜娜的族群在保護區生兒育女,家族不斷擴大。

到2012年,這片曾經的荒原在勞倫斯夫妻的努力下,已經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動物世界。

這裡不止生活著勞倫斯陸續救助的21頭大象,還有犀牛,長頸鹿、斑馬、豹、鱷魚、羚羊以及300多種鳥類。

勞倫斯成為了聞名全國的野生動物專家。由於他可以和大象交流,人們叫他「象語者」。

勞倫斯不停地在全國演講、報告,呼籲人們尊重生命,保護野生動物。

然而,意外總是來得那麼猝不及防。

2012年3月,勞倫斯在南非德班工作時突發心臟病,匆匆離世。

一切來得太突然,妻子凱特琳難以相信,她深愛的丈夫,沒有留下一句話就離開了她。她悲痛欲絕,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凱特琳強打精神,處理完丈夫的後事一個人落寞地回到了保護區,回到了她和勞倫斯曾經日夜相守的小木屋。

看著丈夫一手創建起來的保護區,看著小木屋內的一切,凱特琳悲痛不已:親愛的,你還沒來得及交代你的工作,還沒有和你愛的那些動物們說再見,怎麼就走了?

凱特琳看著丈夫的遺物,心如刀絞,她整日昏昏沉沉,夜不能寐。

凱特琳覺得生活一下子變得灰暗起來,從認識勞倫斯那天起,兩人每天廝守在一起,一起創建保護區,一起救助野生動物,他們幾乎沒有分開過。

你走了,讓我怎麼辦?

勞倫斯和大象

這天,凱特琳幾乎又是一夜沒睡。最近兩天,她只要閉上眼睛,勞倫斯的身影就浮現在她的眼前,讓她心痛不止。

天快亮了,已經失眠了兩夜的凱特琳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突然屋外傳來了嘈雜的聲音,凱特琳起床開門一看,頓時驚呆了,只見十幾頭大象站在小屋門前,為首的正是娜娜!

看見了這些丈夫親手救助的大象,凱特琳淚如雨下,她走上前去,整個身子靠在娜娜的長鼻子上,幾乎站立不住,她抽泣著對娜娜說:「娜娜,勞倫斯走了,他不在了。」

娜娜似乎聽懂了凱特琳的話,她用自己的鼻子輕輕拍了拍凱特琳的肩膀,好像在安慰她。

凱特琳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發生了什麼?她詫異地看著娜娜和牠的家族,你們怎麼來了?

娜娜家族在保護區內的活動地距離小木屋有幾十英裡,大象走到小木屋差不多要走12小時,而且大象幾乎從來不到小木屋來,為什麼今天娜娜的家族成員都來了?

難道你們已經知道勞倫斯不在了嗎?凱特琳不解地看著娜娜,只見娜娜的眼中,一大顆淚水慢慢流了下來。

凱特琳一下子明白了,這些聰明的大象們不知道是如何獲知勞倫斯去世的消息,牠們是來給恩人送行的!

凱特琳抱著娜娜痛哭失聲:「娜娜,勞倫斯不會回來了,我們失去他了。」

娜娜用鼻子輕撫著凱特琳的後背,輕輕地晃動著她,彷彿一個母親在安撫自己的孩子。

到了下午,保護區中剩下的大象也匆匆趕來了。21頭大象,一個也不少,牠們齊齊站在勞倫斯生前住過的小木屋前,揚起了頭,鼻子伸向了空中,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哀鳴。

聲音穿過荒原上空,傳出好遠好遠,在場的所有人都潸然淚下,為勞倫斯的離世,也為這些有情有義的大象們。

凱特琳泣不成聲,她向著天空大聲喊著:「勞倫斯!親愛的!你看見了嗎?你的朋友們來送你了!」

這一刻,凱特琳覺得自己不再孤單。


21頭大象在小木屋外整整逗留了一個星期,牠們日夜守在門外,陪伴著凱特琳。

有了這些大朋友的陪伴,凱特琳逐漸變得堅強起來,她深深地被這些大象感動了,誰說動物沒有喜怒哀樂?在這些大傢伙身上,凱特琳看到了世界上最純粹最真誠的愛。

凱特琳接手了保護區的工作,她要堅強、要振作,為了勞倫斯,為了這些可愛的動物。

自始至終沒有人知道這些大象是如何知道牠們的恩人去世的,也沒有人了解牠們是如何跋山涉水千裡迢迢趕過來的。

但凱特琳不再消沉,她確信,她和勞倫斯是幸福的,他們擁有著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愛,這種愛,跨越了種群,乾淨而純粹。


遊客不能來...泰國大象營「卸下象背座椅」 從此「取消騎大象」讓牠們重獲自由!

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造成廣泛影響,其中對於「觀光業」來說更是如此,旅客們害怕出國或與人接觸會有傳染的風險紛紛將行程取消,卻也讓許多遊樂設施中的動物們獲得短暫喘息的機會。


位於泰國清邁的「湄莎大象營(Maesa Elephant Camp)」有個「騎大象」的娛樂活動,但是因為肺炎疫情遊客銳減,大象營的負責人也決定將大象身上的座椅拆了下來,讓營內的78隻大象獲得自由。


負責人Anchalee Kalampichit表示:「自從1976年開幕以來,騎大象一直是遊客最喜歡的活動。但因為新冠肺炎影響,這段時間遊客減少,政府也要求我們關閉大象營。而我們也決定將大象背上的座椅卸下來,給牠們自由。」


不過許多人也擔心,這樣讓大象們獲得自由的時間只是短暫的,對此Anchalee也解釋這個座椅既然拆下來,就不會再裝回去了,他們也希望能讓大象們感受到真正的自由,即便不會再有遊客因為「騎大象」的項目吸引前來,大象們的心情才是他們真正考慮的原因。



然而觀光業因為這次的疫情受到重挫,Anchalee也表示他們並不會因此而解僱任何員工,他們也會盡最大的努力照顧好大象,即便每個月要花費500萬泰銖,他們也會盡力撐下去,目前也正自行種植蔬菜來餵食大象,希望能盡量減低開銷。


幸好這拆下座椅的舉動不只是曇花一現,因為這個疫情能讓大象們真正獲得自由,其實也是一樁好事呢!而目前清邁有的93個大象營中,有85個大象營已經被當局政府下令關閉,也希望大象們能在這期間獲得充分的休息,也能被好好照料,不要再成為人類娛樂的工具...


來源:YouTube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